福利宝盒app蓝奏云

从空中俯瞰京阳市的人民体育场,绿色的球场区域之外是红色的塑胶跑道,塑胶跑道外面则是蓝白色的看台区域。

现在这一圈蓝白色的看台上,正在逐渐被红色所占据。

有涓涓细流从看台的各个入口处涌出来,再流向看台的各个角落。

在体育场的外面,这样的红色规模更大,更为壮观。有数道比看台上的“溪流”更为粗壮的红色人流在几个开放了的入口处聚集。

[ .biquwu.biz]那些都是等待入场的中国队球迷们。

区分他们和日本队球迷的方式就是看他们身上衣服的颜色。

有些人身穿历届中国队的球衣,但更多的人,没有穿着中国队球衣,他们身上穿的只是红色的衣服,各种各样的衣服,有羽绒服、有冲锋衣、还有大红色的花棉袄……

他们中很多人或许原本都不是球迷。

但这一刻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他们聚集在这座拥有悠久历史的体育场门外,等待入场,为中国国奥队的小伙子们加油助威。

就着航拍画面,传来了央视美女记者王珊珊激动的声音:“观众朋友们,大家请看,通过从空中俯瞰的画面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在在人民体育场外面聚集了多少球迷……他们都是来看这场U23亚洲杯决赛的,来给中国国奥队加油的!就像是大江大河,最终汇入了这片海洋一样!”

镜头从空中回到了地面,进入体育场内部。

分别是中国队和日本队的更衣室画面,现在两支球队的大巴车都都还在来的路上,更衣室里空无一人,但接下来他们要穿的球衣,都被叠得整整齐齐的,对号入座地放在每一个即将出场的球员的位子上。

清纯美女清澈眼眸凌冽眉眼画室写真

双方的首发名单已经公布,不出赛前大家的预料,两支球队没有因为已经拿到了奥运会参赛资格,就放弃了对冠军的争夺。

他们都派上了自己所能派出的最强阵容,将在这座体育场中正面相撞,看谁能够笑到最后。

镜头在中国队更衣室里停留的时间更久,依次在林致远、王光伟、郭俊夫、罗凯、陈星佚的球衣上划过,最后停留在了那件十四号球衣上面。

那是胡莱的球衣。

还是王珊珊富有感情的声音:“在胡莱之前,这个号码普遍被认为是中国足球的一个诅咒,谁穿谁倒霉。但现在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这么认为了。看到这个号码,我们会想起宣告终结的‘恐韩症’,会想起九分钟五个球的‘九五至尊’,还会想起我们打进了奥运会……美好的记忆正在逐渐取代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!就像黑夜会过去,没有一个明天不会到来!”

最后直播画面来到了球场,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正在看台上被热情的中国球迷们传递着。就仿佛有水承托起了旗帜一样,载着国旗流动,五星红旗流动到哪儿,那个地方就会响起一阵欢呼声。

就连数量并不多的日本球迷,也不得不被裹挟其中,当中国国旗从他们的头顶上飘过时,他们抬头望去,体育场的灯光和夜空都变成了红色,仿佛被一块巨大的红布蒙住了眼。

他们张开嘴,呆呆地望着这一幕,耳畔全是中国球迷们的欢呼。

日本电视台的解说员看着前方转播镜头传回来的画面,忍不住感慨道:“从气势上完全输了呢……”

评论嘉宾也点头道:“中国足球之前糟糕的表现,让我们完全忘记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对足球的热情……老实说,这一幕让我想到了2004年那场亚洲杯决赛,赛前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场面。”

解说员笑了:“啊,你这样说,我稍微安心一些了。因为那场比赛我们最终赢了!”

嘉宾也跟着笑:“没错,所以希望这次我们的国奥队也能够赢得冠军吧!毕竟去年的东亚杯,我们可是没赢的呢!”

※※※

当中国队球员从更衣室出去热身,每一个人在踏出通道时,都会被在看台上绕圈的巨幅国旗所吸引目光,然后怔上一下,停下脚步多看两眼。

这个时候的看台上,中国球迷们正在拉歌,他们在唱: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——”

听清楚了歌词之后,胡莱笑了起来,他朝着另外半场正在热身的日本队球员们抬起手臂,然后用力挥下:

“杀!”

※※※

“那个胡莱在干什么呢?突然朝着我们这边挥手……”正在热身的日本队球员也还是注意到了胡莱的动作,并且引起了他们的议论。

“森川,他是不是在和你打招呼啊?”

森川淳平挺胸抬头:“应该是吧!”

“那你还不赶紧去和人家打招呼?你不是说要当面感谢他的赠衣之志吗?”

森川淳平又摇头:“不。我要等比赛结束之后再去感谢他,现在去的话不就在他面前示弱了吗?”

“森川说的不错。”杉山达哉不知何时来到了森川淳平的身后。“这场比赛对我们来说,会是一场非常艰苦的比赛,我希望你们意识到这一点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是望向看台上那密密麻麻的红衣球迷的。

身穿蓝色日本队球衣的日本球迷在红色的海洋中几乎渺小如砂砾,不仔细看都找不到。

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就更要注意保持气势了!现在都别去管中国队怎么样了,认真热身,全力以赴!”

“是,队长!”

大家都换了称呼,显然也被严肃的杉山达哉所感染。

森川淳平最后望了胡莱一眼,发现后者正在做折返跑热身。

他便收回目光,专心致志地投入到日本队的热身训练中。

等比赛结束之后,我会向你隆重自我介绍的,胡莱桑!

※※※

当严炎他们簇拥着李自强来到酒吧的时候,酒吧老板抱怨道:“我以为你们不来了呢……”

严炎看了一眼投影屏幕中双方球员已经在球场上列队的直播画面,对老板道歉:“不好意思,喝多了,忘了时间……”

酒吧老板看了一眼他身后那些兴奋呼号的年轻人,也没再说什么,跑回吧台拿酒水单了。

而严炎则招呼大家自己找地方做,然后他和楚一帆领着李自强坐在了最好的位置,正对投影屏幕,无遮无拦,是看球的C位。

李自强被自己的球员们拉着灌了几瓶啤酒之后,现在也有些上头,这一路上他都拉着楚一帆的手,关心他的工作情况、生活情况这些乱七八糟的。

不像是一个足球队教练,就只是个楚一帆的长辈而已,和平常那个不苟言笑的“魔鬼教练”简直判若两人。

但是在看到投影幕布上列队的中国国奥队球员们,他却沉默了下来。

倒是其他校队球员们指着大屏幕兴奋地喊道:“诶!是罗凯!”

“胡莱胡莱胡莱!”

“操!这身球衣穿在身上,把胡莱都衬帅了……”

孟熙碰了碰坐在旁边的毛晓:“你小子后悔不后悔?当初非要去上大学……”

毛晓抬头望着投影幕布,摇摇头:“不后悔。”

“死鸭子嘴硬。我给你说,我是本身能力就那样,但你不一样,你是真有天赋的……”

“我不行的,孟熙。三年高中校队,让我意识到,其实我没有那么想要在职业足球里出人头地。你说得对,我有点天赋,但我那点天赋在职业足坛算什么呢?”

“喂喂,毛晓,咱们什么关系了,你就别在我面前装逼了好吗?”

“不是装逼,孟熙。我是真的觉得自己那点天赋在职业足坛不算什么的。”

“打脸是不是?不算什么,还有职业球队找你呢,职业球队的球探都是瞎子吗?”

“我说的天赋不单单是指足球能力上的。”毛晓摇头,很认真的说道。“还有想要变强的想法。在这方面我远不如胡莱。要让我付出数倍于高中时期的努力,就为了做一个职业球员,我可能不是太能下得了这个决心。所以高三的时候我考虑了很久,最终还是拒绝了闪星的邀请……”

“我觉得你是学习成绩太好了,去中科大上学当然比做个职业球员更稳。”孟熙白了自己的朋友一眼。

“当然也有这方面的考虑。”毛晓笑了笑,“但不管怎么说,我没有胡莱那么能够逼自己。当初他刚进校队的时候,教练给他的训练任务是什么,你也看到了。我敢说,换做我的话,恐怕都坚持不了一个月就会主动离队。你能坚持吗,孟熙?”

孟熙摇头:“被那样针对,谁能忍啊?”

“但胡莱不就忍下来了?所以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。他真的是付出了远超我们所有人许多倍的努力,才有了今天。我觉得我没有胡莱那么拼,成就肯定也就不会有他那么高,那我为什么还要去职业足坛做一个普通的职业球员呢?”

毛晓说完,孟熙也没有再说话了,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望着投影幕布上的中国国奥队球员们,那里面有两个他们曾经的队友。

如今他们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。

但这两条路并不是背道而驰,而是相伴而行的两条平行线,他们在这条路上走着,只需要一扭头就能看到彼此。

就比如现在,他们隔着卫星直播信号,通过投影观看胡莱和罗凯的比赛,为他们俩加油。

而他们两个人也肯定知道昔日的队友们在给他们加油呢。

电视直播现场传来了广播通知:“女士们,先生们,请全体起立,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!”

酒吧里响起了一阵椅子腿儿和地板摩擦的声音,大家纷纷从座位上起身,歪歪斜斜地站着,有些喝太多的人还得靠在自己旁边人的肩膀上,才能保持站姿。

当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响起之后,现场前方球迷们的歌声通过转播信号传出来,酒吧里的众人们也跟着嚎了起来:

“起来——不愿做奴隶的人们!”

直播的镜头依次扫过国奥队的球员们,国歌声中,年轻球员们稍显稚嫩的脸神采奕奕。